中国工程机械行业需走转型自救路

日期:2013年12月11日 11:58

老张在工程机械行业干了十几年,从基层销售人员做起,后来在湖北创办了一家年销售额过亿的工程机械代理销售公司。十几年来,他经历过数次市场的跌宕起伏,但是今年这样差的境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他说:“上半年公司还能通过以旧换新的方式去库存,前不久,公司突然变调,不再要求新的销售,只抓回款。只要有人买,无论什么价格都卖,要把上半年收的旧机甩卖掉,拿到回款。”
  一切都让他觉得整个工程机械市场乱套了,好像萧条的日子没有终点。今年10月,老张参加了北京工程机械展,对比往届他发现,“参展商少了,参展规模小了,企业即使来了也不怎么组织活动,行业不景气的迹象很明显。”
  事实是,自从2011年4月销售额增长出现拐点以来,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已经持续27个月(截止到今年上半年)下滑,超过预期。
  产能过剩压力山大
  10月16日在北京召开的全球工程机械产业大会上,企业家大佬们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“产能过剩”。
  “工程机械行业还是以传统制造业为主,全球整体存在产能过剩。落到中国,当经济增速低于两位数时,就会出现产能过剩。”在大会上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坦言全行业面临产能过剩的困难。
  “目前整个行业最担心的,就是产能过剩的问题。”老张说,“这主要集中在中低端产品,例如,挖掘机全国产能可达到60万台,但2012年全年的总销量还不到12万台,而2015年预计也就15万台左右。”
  产能过剩影响了价格,进而影响企业的运营,减少了营收,摊薄了利润,成为压在各大设备生产厂家心口上的一块巨石。
  目前,13家工程机械类上市公司2013年三季报已经披露完毕,万得资讯数据显示,13家公司的营业总收入为1139亿元,比去年同期下降19%,净利润(含少数股东损益)比去年同期(调整后)下降了48%。
  “工程机械寒冬里,企业都在比谁熬得更久,有些注定是要被冻死的,也许(死掉的)不是整个厂,而是某些产品线、某些分厂、某些办事处和某些代理商。”老张表示。
  人员大量离职?
  在过去10年,如果要给“中国速度”评选一个“最佳代言人”,恐怕非工程机械行业莫属。
  10年前,我国工程机械行业仅有400亿元规模;而10年后的今天,我国工程机械行业则以10年扩容10倍的成长速度,达到4000亿,成为世界最大且最重要的工程机械市场及产出国,即使在全球经济衰退的阴影下,2011年,仍然突破了5000亿元。
  曾经风光无限的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何以走到今日?
  受益于经济快速发展、固定资产投资高增速和房地产繁荣,过去10年这个行业一度是中国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。2011年前后,在4万亿投资的刺激下,工程机械制造商纷纷扩充产能,行外企业也开始进驻工程机械行业。2010年,先后有四川五粮液集团投资13亿元,成立了四川宜宾普什重机有限公司;国内造船巨头之一的熔盛集团也宣布投资60亿元成立安徽熔安重工工程机械公司。
  然而,2011年之后,受下游需求低迷和产能过剩双重影响,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开始集体走下坡路。
  老张说:“都是粗放的产能扩张惹的祸,四万亿的疯狂,让很多制造企业高估了市场容量而疯狂扩产。代理商们赊销又提前透支了市场,四万亿过后,就遭遇了‘裸泳’的尴尬。”
  与此同时,位于行业神经末梢的代理商们,通过低首付赊销,给制造商们传递了需求旺盛的不准确的市场信息,直接导致制造企业们错判形势,疯狂扩产。
  信用销售的并发症是应收账款的增加,企业资金压力山大。今年三季报显示,13家公司第三季度末的应收账款总额为852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16亿元。
  目前,效益的下降使得很多企业已经收缩工程机械业务,人员大量离职。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调查了解到,在减员方面,很多企业“创意无限”。“有的企业搞竞聘活动,将你从岗位上拉下来,安排两三个你不想去的岗位,让你选择,不同意就直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。还有的企业让员工自己填写《停薪留职申请书》,来规避法律上的风险和应承担的经济责任。”一位知情人士透露。
  转型自救之路
  也许工程机械行业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。开辟新的“战场”是当下工程机械大佬们正在考虑的事情。
  “过去我们的企业崇尚大国重器,习惯整机挣钱,现在是时候关注服务和配件了,也许不起眼,但盈利是关键。”一家行业龙头企业战略规划部负责人李女士透露。
  调查了解到:在国外成熟市场,整机销售利润占整体利润约30%,后市场可贡献约70%的利润,而在当下的国内市场,整机销售利润占整体利润约70%,甚至更多。
  “目前很多机械企业面临的瓶颈主要是渠道问题,国外市场竞争激烈,国内市场又容量有限,转战售后服务市场不失为一个良策。”李女士表示,“如果把视野放得更开阔一些,也可以通过效仿国外工程机械巨头,开辟新的业务领域。”
  卡特彼勒,这家以生产挖掘机闻名的“巨无霸”企业涉足户外服饰,主打时尚和耐用风格。2013年,卡特彼勒还推出一款安卓智能手机,号称最坚固手机,工程机械元素十足。
  日本工程机械制造商日立同样致力于家用电器、电脑产品、半导体等产品的研发和生产,而韩国斗山重工拥有世界排名第一的海水淡化工厂。
  “大浪淘沙,行业整合至少还需要3~5年时间。最终留下来的,一定是创新和社会责任兼顾的企业。”李女士说。
  不过,也有人并不看好工程机械行业的未来,11月初,老张的一位朋友,一家工程机械企业的老板,感觉看不到出路,就把价值上百亿的厂房、设备、样机、车辆、专利、团队一起打包,白菜价2亿就甩卖了,并且发誓绝不再涉足工程机械行业。
  老张并不认可这种做法,相反,他仍然打心底里热爱这个多难的行业:“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但民族品牌的进步是明显的。民族的复兴和国家的强大,是要靠这些重工行业打底的,底子厚实了,才能去做其他的事,也期待更多人理解、支持这个行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