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月工业增速骤降 经济政策再次走到“十字路口”

日期:2014年9月16日 16:45
8月工业增速骤降 经济政策再次走到“十字路口”
 
 
 
中国总理李克强有关经济运行“仍在合理区间”的表述尚言犹在耳,但周六公布的实体经济数据表现之糟糕却让投资者大跌眼镜。8月工业增速降至近六年低点,投资亦回落明显,再加上消费低于预期,都暗示着经济下行压力沉重,三季度GDP增速可能降至接近7%的水平。
 
中国经济和政策再次走到“十字路口”,降息降准的呼声再起。分析师纷纷表态称政府应加大宽松力度,否则一旦经济下滑趋势形成,实现全年7.5%左右的经济增长目标堪忧。而政府能否真的能“保持定力”,与过往老的刺激模式告别将是接下来的关注重点。
 
“因为去年天气和基数原因,数据回落应该是符合大家预期,但这么大幅度的回落恐怕值得警惕。”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称,三大需求同时回落,使得经济的压力再次加大,尤其是累计投资增速下降0.5个百分点,表明单月投资在急速着陆,这对经济硬着陆的压力非常值得关注。
 
他认为,需要加大财政资金的拨付和政府主导基建项目的施工,还要通过降息来降低社会融资成本,激活民间经济活力;另外从预期引导来看,也应该告诉市场现在形势比较严峻,需要政策重点做一个转移。
 
“这种形势下,必须立即采取大力度的政策去稳定经济增长,否则经济下滑趋势一旦形成,全年GDP目标能否完成堪忧。”他称。
 
中国国家统计局周六公布,8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.9%,远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8.8%,且为近六年来最低水平;1-8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6.5%,低于路透预估的16.9%,较1-7月降幅为0.5个百分点;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1.9%,亦低于预期的12.1%。
 
中金债券团队在点评报告中指出,工业增速超预期回落除了基数和天气因素,首先是因为房地产市场持续大幅下行,导致中上游行业增长动能持续萎缩;其次财政和基建等政策刺激短期退出,房地产下行缺少支撑力量,加大工业经济环比降幅。
 
“中国经济和政策再次来到十字路口。”报告称,政府是否有决心“壮士断腕”,与过往的老的刺激模式告别是接下来值得关注的重点,“9月份是最为关键的一个月,因为无论是经济数据还是金融数据都足够差甚至可能是超预期的差,因此是检验政府定力的最好时机。”
 
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周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演说称,全年经济主要预期指标能够完成,中国有能力防范经济出现大的起伏,更不会出现硬着陆,今后将在区间调控的基础上加强定向调控,以结构性改革推进结构性调整,通过体制创新和科技创新推动中国爬坡过坎。
 
中国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速仅为7.4%并引燃市场担忧,随后政策调整窗口提前打开,扶助经济二季度站上7.5%。但随着稳增长余温渐褪,三季度宏观经济再现疲态。
 
数据显示,8月工业环比增速仅有0.2%,远低于过去一年来0.6%左右的水平;8月日均发电量同比下降2.2%,为至少过去一年来首度为负;钢材日均产量同比增长2.4%,增幅亦为至少过去一年来最低。
 
投资环比增速为1.23%,为今年1月以来最低水平。三大主力--房地产、基建和制造业投资均大幅回落,反映工业动能环比减弱背景下,固定资产投资意愿继续下降。其中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速从上月的11.9%大幅降至9.9%,基建投资从21.6%降至16.3%,制造业投资则从13.8%降至11%。
 
民生证券宏观团队在点评中称,8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大幅低于一致预期,一方面缘于去年同期高基数,另一方面缘于经济内生下行压力较大。经济继续受房地产和政策退出稳增长拖累。虽然外需虽略改善,但仍不足以拉动经济。
 
而房地产投资继续下行,稳增长力度减弱和制造业投资放缓拖累固定资产投资。随着经济政策转向“促改革”和“调结构”,8月财政支出和定向宽松力度减弱,基建投资增速暂缓,此外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下行不足以“托住”产能过剩的制造业,令制造业投资进一步放缓至14.1%。
 
昨日出炉的数据显示,中国8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(M2)CNMSM2=ECI同比增长12.8%,为年内次低,亦低于13.4%的路透调查中值,表明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仍偏弱,银行主动放贷意愿亦不强。
 
但官方对数据的解读却不像市场那么悲观。国家统计局综合司专家郭同欣表示,8月数据出现一时回落,既有世界经济复苏乍暖还寒、国外需求不振的原因,也受基数、气候等特殊因素的影响,还有国内房地产调整效应累积增加、企业主动调结构转方式的结果。
 
“要全面看待8月份经济运行出现的新情况新变化。在经济运行新常态下,部分指标出现波动是正常的,一定程度上也是市场自主调整的结果。”他称,“当前,就业、物价形势总体稳定,结构调整继续取得新的进展,经济运行仍在合理区间。”
 
疲弱的8月经济数据令分析师下调三季度经济增速至7%左右,并呼吁加大政策定向支持力度,而降息降准的呼声亦再起。
 
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姜超、高远认为,8月工业增速坠落至多年低点,预示三季度GDP增速或降至7%左右;而基建投资增速受制于稳增长效应减弱而大幅下滑,销售持续负增拖累地产投资,产能过剩和去杠杆令制造业投资持续低迷。
 
“完成全年7.5%左右目标难度较大,后期政策将加码宽松,一则或加快推进基建项目,二则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会更为迫切,降息降准概率增加。”他们称。
 
浦发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分析师曹阳则下调三季度GDP增速预估至7.2%,但他不认为上游产业的生产放缓和投资下滑都是坏事,因为经济转型中本身就有结构调整、产能整合要求。
 
“短期内,稳定私人主体预期,平缓投资下行程度将更为重要,因此预计政府在财政、货币领域会有更多刺激政策出台。”他说,货币政策方面,鉴于通胀可控,全面降息降准的可能性也在增加。
 
不过部分分析人士认为,全面宽松可能性不大,政策还是以定向调控为主,经济改善仍要依靠改革,三四季度开始改革措施的力度有望进一步加大。
 
“过去的政策托底延缓了产能出清,过剩产能挤压了新经济生存空间,导致经济结构虽有所改善,但新增长点很难大规模形成。对于经济和市场来说,“痛”过之后才会好。”民生证券宏观团队称。
 
中金债券团队认为,从官方对数据的点评看,政府并不因为8月份数据向下大幅波动而感到惊慌,反而认为是在新常态下受各种因素叠加的影响,数据异常难免,不建议对单月数据过度解读。预计政府仍将保持“定力”,采用大幅刺激的可能性仍不高,但增加定向刺激的可能性在上升。
 
“具体到货币政策,全面降息降准仍不是首选政策,重启逆回购以及再度定向降准未来一段时间有可能使用。未来一两周是观察央行货币政策态度的最佳窗口。”中金称。